首页 >> 公开信息内容
对州政协十届三次会议第189号提案的答复
索引号: 11532300015167647J-/2019-1028009 公开目录: 建议提案办理 发布日期: 2019年10月28日
主题词: 发布机构: 楚雄州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文    号: 楚自然资函〔2019〕11号
 

张天云委员:

您提出的关于《关于加强村庄规划编制工作的提案》,已交我们研究办理,现答复如下:

按省上统一部署,2013年,我州已完成了14981个村庄的村庄规划,实现了村庄规划的全覆盖。由于经费有限,每个村规划编制经费仅2000元,没有做过地形图测绘,粗线条的在卫片图上编制。

今年4月,机构改革后,城乡规划的职能划入自然资源局,我局结合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对2013年就已完成了的全州村庄规划的全覆盖实施情况进行综合调研,对村庄规划建设的问题进行了系统梳理,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

一是缺乏区域的统筹。这几年移民搬迁、异地扶贫、民族团结示范村、美丽乡村等规划由各部门编制,但缺乏区域的整合,拍脑袋搬迁整合村庄的问题还普遍村庄。出现了迁村并点目标不清,人口转移与区域产业区划、生态保护和扶贫攻坚目标不重合,区域性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重复投资等区域空间管控不足的问题;

二是编制技术标准不统一,各部门在按照各自要求编制乡村规划,造成村落摊大饼式发展,土地资源浪费;公共设施配套不完善,标准低,投资效益低;大拆大建造成乡村特色和文化建筑破坏,产业发展用地等预留不足,环保设施配套不全等问题。

三是缺乏管理人员落实规划,规划往往是“纸上画画,墙上挂挂”。全州272万人口,城镇化率45%左右,农村人口约150万人,村庄规划建设管理人员按万分之三计算,应配置受过专业训练的村庄规划建设管理人员在450人左右,实际情况是全州专业从事村庄规划建设管理人员不足100人,有相关专业教育背景的不足10人,原来配齐的村庄管理人员,由于经费、编制等问题,人员流失现象严重。

四是规划套搬城市规划的方法,农民看不懂,难以形成农民自我管理的村规民约。

五是农房建设还处于村帮村、户帮户的建设模式还没实质性的进展。

六是产业支持不足,农村人口流失严重是造成村庄空心化的主要原因。

机构改革后,城乡规划的职能划入自然资源部门,城乡规划作为国土空间规划的配套规划,规划的理念和实施已不仅仅是解决某个村的建设问题,而是与国土空间规划为基础,解决区域农业人口空间转移与自然资源保护、生产力布局的空间有机衔接,同时,按照分类推进的原则编制和完善已有村庄规划,我局已开展第三次国土资源调查,并同步开展国土空间规划的前期工作,着于研究配套国土空间规划新的乡村规划体系:

(一)建立县市域村庄布点规划。按照“迁村并点有目标,乡村规模有引导,乡村产业分化有方向,乡村建设有管控,城乡特色风貌和农村人居环境能改善,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能配套”的要求依据国土空间规划研究和制定建立乡村规划体系。

一是在空间规划指导下,完善和制定县(市)域乡村布点规划。2017年我州开始了县市域乡村布点规划的编制,已完成楚雄、姚安、永仁、禄丰、武定、双柏、大姚7个县的编制。由于机构改革,城乡规划的编制体系发生改变,原计划2019年完成的全州县市域村庄布点规划暂停,待国土空间规划完成后,依据国土空间规划确定的功能区,再编制余下的三个县的乡村布点规划,修改和完善已有的县市的村庄布点规划,从县市域建立起与我州生产力布局、环境和资源保护相配套的村庄空间布局体系,基本解决“迁哪些村,往哪里迁,迁去如何发展、区域基础设施如何配套”的问题。

二是针对性推进村庄建设规划的全覆盖。总结2013年村庄规划编制的经验教训,本次规划采用以“实用、管用”的原则分类编制规划,即,重点村,有建设规划;一般村,有管控规划;基本村,有村规民约的建设管控。在调研的基础上,计划用三年左右(2020—2023)的时间,实现乡村规划的全覆盖。集中财力和人力完成移民搬迁、振兴乡村等近期建设的村庄规模大,有集市或带动周边发展的产业支撑的重点村约420个的规划编制,技术深度达到修建性详细规划的深度。开展规模在100户至200户之间的一般村(约1100个)规划,对村庄的核心区和公共设施区域(学校、卫生院、文化体育活动设施等)和基础设施(道路、给排水、垃圾、公厕等)的规划达到修建性详细规划的深度,其他区域能满足村庄人居环境整治和管控要求,到2023年,完成县市域乡村建设规划确定的保留的基本村(约11400个)的村庄建设村规民约制定。

由于村庄规划点多面广,编制资金缺口巨大,完成新的一轮村庄规划全覆盖,需资金约耗资2.2亿,现正编制资金报告上报州政府。

三是加强规范审批管理程序。

村庄规划管理是全国面临的难题,除村庄建设点多面广外,监管跟不上的问题突出,主要的问题还在于乡村房屋没有实现财产登记和财产权的上市交易、抵押,农民没有依规建设,依法登记的意识。随着产权登记制度的推进,逐步培养农民依法办理村庄规划建设许可。

四是加强农村乡土人才培养。千百年来中国农村村帮村户帮户的建设模式非常不利于农村土地管理、乡村规划管控、农村建筑风貌打造和建筑质量安全管控。我局已与省厅研究关于乡村建筑师注册的问题。即,由县以上政府为各乡镇培养一批专业的乡土建筑师,负责本乡本土的农民建房,同时承担着规划执行、建筑风格管控、建筑安全质量的管控的职责,经其合法建设房屋给予房产登记。一旦有违规行为,将取消其农村建房资格,对违法建设的房产不予登记。通过制度体系的建立,把农民建房纳入国家管理体系内。

五是加强村庄发展的产业支持。阻碍我州乡村建设的首要问题是产业支持,没有产业支持,再好的规划都是“图上画画,墙上挂挂”。我州丰富的彝族建筑文化是发展特色乡村旅游的最大资源,在规划引领下,重点打造了一批以楚雄市紫溪镇紫溪彝村、姚安县官屯乡马游村委会马游村、楚雄市树苴乡九街村委会马家村、永仁县宜就镇宜就村委会彝人新村、永仁方山诸葛营等为代表的民族特色旅游村寨,推进全州民族村寨建设和乡村旅游快速健康发展,成效显著。下一步还要在规划中对产业重点村按照一村(一区)一品的思想,充分保护村落的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充分预留产业发展用地。

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更多的体现了乡村的统筹发展,随后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成立了农业农村部,把农村经济发展、社会治理、环境保护进行统筹,乡村规划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系统性更为突出。新一轮集镇规划、建设即将全面铺开,我们会吸纳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在新一轮规划、建设中落实解决。

由于乡村规划建设部门多,统筹协调困难,也恳请您多呼吁,通过更高层面统筹村庄规划建设中综合协调问题。

衷心感谢您对乡村规划建设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2019年9月17日

联系人及电话:陶 洋 0878—3399582